和丰团队网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时间:03-26/2020 09:07 | 点击次数: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新华社发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黄燕斌  朱 磊摄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  王龙  受访者供图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刘明恒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  向爱群  阎 彤摄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杨海益(右)

复工 我的难处我的招(图)

沈嘉禧

 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被遏制,眼下各地商场商圈、大型购物综合体等消费场所正在陆续“上线”,客流量显著回升。来自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显示,当前一线城市商超营业率超过80%,其中北京国贸商城租户及员工复工率已超八成,成都91家零售及购物中心企业营业比例截至3月20日已达82.6%。随着餐饮业持续回暖,成都甚至允许临街餐饮店在不影响交通和行人通行的前提下,适当设置餐饮外摆位。

  与此同时,众多小微企业经营者,如餐馆、农家乐、书店、旅行社、超市、电商的老板们,在经历了漫长的被迫居家“无所作为”蛰伏之后,纷纷走出家门复工,力求挽回损失。他们眼下面临着怎样的困境?又琢磨出了哪些新点子?

  

  “不能单单追求赚钱,更要确保平安”

  ■ 黄燕斌 江西遂川农家乐经营者

  我2008年大学毕业后,先在深圳一家公司上班。因在大学选修过广告设计专业,我回到县城开了家小公司,3年的辛苦打拼,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后来,乡村旅游蓬勃发展,国家鼓励大学生返乡从事新型农业,我积极响应,回到了老家泉江镇上坑村,自己设计、打磨、再设计,历经两年新建、改扩建,一座占地100多亩,实地经营30多亩,集休闲观光、漂流、餐饮为一体的农家乐终于出炉。

  刚刚进入2020年,正当我准备大展拳脚时,春节前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将梦想击碎,整个农家乐遭遇史上最长的“寒冬”,至今停业近2个月,直至3月18日才复工营业,但也面临重重困难:全年营业时间缩短,游客人数减少,食材价格上涨,资金压力骤然加大。

  在这防控、复业关键期,我认为,农家乐不能单单追求赚钱多少,更要确保平安。复业前,我将农家乐内外逐一消毒,对服务员每日两次测温,上班带好口罩,对来客也测温登记,隔位就餐。

  疫情导致停业这段时间,我也没闲着,静下心来思考未来经营方向,做出改变。游客减少、价格上涨等不利因素冲击,只有鼓起勇气面对,倒逼服务更精细,品质更优良。

  我感觉,经此疫情,老百姓对天然无污染的食材更加注重了。季节菜比反季节菜好,吃起来口感大不同,这也是我今后的首选。休闲农业日趋同质化,竞争很激烈,要想寻求突破,抢先机尤为重要,亲子体验、养生食疗、拓展训练,都是我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在此爬坡过坎的特殊时期,我也希望政府能在投资、融资、税收等方面给予优惠,加紧旅游村镇及公路建设;希望更多的旅游、营销专业人士能帮我们挖掘绿水青山的文化内涵,提高服务档次和知名度,吸引更多消费者。

  (朱 磊 刘祖刚整理 )

  

  “疫情来袭,让人猝不及防”

  ■ 王 龙 甘肃敦煌乾恒国际旅行社负责人

  敦煌春至,鸣沙山下,花蕾柳色新。往年春分前后,这座西域小城从寒冬中“睡醒”,又将开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光。今年的特殊情况下,于我而言,多了一份忐忑与期待。

  打小记事起,小城里游客络绎不绝的画面,已嵌入我的“故乡记忆”。从学校毕业那年,我进入旅游行业,摸爬滚打了八九年。去年秋天,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,我坐在鸣沙山上,漫漫沙海一望无际。而立之年的我,突然决定“勇敢一把”——自己创业,给家里人更好的生活。

  想法既定,说干就干。12月,我和一直带我的“师父”程永龙一道,创立了“乾恒旅行”。冬季天儿冷,是敦煌旅游的淡季,也是业界的“黄金休整期”。我们彼此鼓着劲儿,趁热打铁准备着大策划——开春后,来场5天4晚的户外徒步,定会创业“开门红”。

  春节前,全国各地的100多名驴友,积极报了名:集合出发地,选在敦煌黑山嘴,穿过沙漠、峡谷、戈壁滩,第五天抵达阳关,实地体验一把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壮阔与苍茫。徒步完成后,回到市区把酒言欢,享受美食胡杨焖饼、驴肉黄面……

  可疫情来袭,让人猝不及防。我们取消了旅行订单,及时通知驴友并退了定金,大家都非常理解。这俩月在家,我也没闲着,常给“师父”打电话,探讨户外徒步的生意经。非常时期,沉潜下来“创业冷思考”,有助于转“危”为“机”,为下个旺季做足准备——

  户外徒步,需要强化“安全”、突出“特色”:作为一种挑战项目,应做好万全物资准备,还需配备心理医生,关怀参与者心理安全;开发新路线,完善老路线,创新就是特色、竞争力……两个月来的点滴思考,是我们下个阶段努力的方向,也是减轻疫情影响的“最大法宝”。

  (本报记者 高 炳整理)

  

  “把电子商务扩展到全村”

  ■ 刘明恒 河南南阳卧龙区陡沟村村民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,我的生活节奏和工作计划被猝不及防地打乱,尤其是我的养殖场地处偏僻,受物流影响更大。我及时通过网络与客户协商,到卧龙区防疫指挥部办好农资运输通行证,基本保障了产销,将损失降到了最低。

  年轻时,我对村外的世界充满憧憬,曾经满怀创业梦想,投身到城市打工族队伍中。作为一个没有文凭来自偏远农村的打工者,想在城市站稳脚跟、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并不容易。我认真分析形势,别人前进,我偏以退为进:家乡有房有地,还能照顾父母、孩子上学,兼顾家庭。于是我回家务农,开始种养殖,但在销售时发现,因为家乡地理位置太偏,销售商想来才来,来了想要多少货无法确定,时常大幅压价,利润受限,让我头痛。

热门排行